收藏本站
   您現在的位置:被窝电影网控股 > 被窝电影网新聞
 
新中國從這裏走來——西柏坡,啟迪新時代“趕考”征程
發布日期:2019-04-11    作者:

新中國從這裏走來——

西柏坡,啟迪新時代“趕考”征程

 

人民日報記者 張誌鋒

文章來源:《人民日報》(2019年04月11日   01 版)

 

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無論在中華民族曆史上,還是在世界曆史上,這70年都是一部感天動地的奮鬥史詩。“壯麗70年·奮鬥新時代”大型主題采訪活動日前在河北西柏坡啟動,記者深入基層、深入群眾,報道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光輝曆程、偉大成就、寶貴經驗,揭示中華兒女百折不撓、接力奮鬥、砥礪前行的精神氣概。

 

  70年前,中國共產黨人從西柏坡出發進京“趕考”,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。70年後的今天,如何繼續發揚西柏坡精神,走好新時代“趕考”征程,迎接更大的勝利?請看記者從西柏坡發回的報道。

 

  ——編 者 

  

  70多年前,烽火連天,電波“嘀嘀”,黨中央在河北西柏坡村指揮“三大戰役”取得決定性勝利,從西柏坡出發進京“趕考”——新中國從這裏走來!

 

  今年清明時節,許多人來到滹沱河畔的西柏坡,昔日電波穿越時空激蕩回響。小山村是一部“巨著”,從中可以讀出苦難到輝煌的奮鬥史詩,照亮新時代的“趕考”征程。

 

精神高地 紅色精神代代接力

 

  “我兩歲時得了一場病,家裏很窮,看我治不好了,家人把我放在門口的碾盤上。當時住我家的董必武夫婦發現後,把我送到部隊衛生所,救了過來。”回憶往事,西柏坡村73歲的黨員閆青海,用粗糙的手背抹起眼淚。如今,那個碾盤仍靜靜立在他家門口,“吱呀”聲聲,講不完魚水情深。

 

  閆青海有41年黨齡,他的叔叔閆誌廷曾當過村支書。“叔叔過去常給人講革命故事,我都記在心裏。”閆青海說,“他去世後,我接著講。讓更多人了解過去。”

 

  西柏坡紀念館建成後,許多人慕名來到革命聖地。閆青海平均每周為人們“主講”兩場革命故事。沒有大話,全是“土話”。多年來,他的白發多了,皺紋深了,但一腔深情從未改變。

 

  紅色精神代代接力。女兒閆文彥是“90後”團員,她2013年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,成為西柏坡紀念館專業講解員,當起“紅色主播”。“最後的一碗米用來做軍糧,最後的一尺布用來做軍裝。最後的老棉被蓋在擔架上,最後的親骨肉送去上戰場。”每當閆文彥唱起當年支前的歌曲,遊客頓時安靜下來,默默聽完,沉思良久。

 

  西柏坡是精神高地。“西柏坡是從勝利走向更大勝利的轉折點。”西柏坡紀念館研究部主任康彥新說,“‘兩個務必’是西柏坡精神的要義之一,越是接連取得勝利時,越要保持清醒。”

 

  從“兩個務必”到“兩個永遠”,“趕考”永遠在路上。在慶祝建黨95周年大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諄諄告誡:全黨同誌一定要不忘初心、繼續前進,永遠保持謙虛、謹慎、不驕、不躁的作風,永遠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,勇於變革、勇於創新,永不僵化、永不停滯,繼續在這場曆史性考試中經受考驗,努力向曆史、向人民交出新的更加優異的答卷!

 

  曆史照鑒未來,激發奮進新時代的力量。2008年突破120萬,2013年增至500萬,去年躍至586萬——西柏坡紀念館的參觀人次不斷攀升。每天都有許多幹部群眾來到西柏坡,探訪“趕考”足跡,尋找前行力量。登高極目,滹沱河水源遠流長……

 

趕考源頭 艱苦創業脫貧致富

 

  西柏坡村僅有80多戶,村裏“兩個務必”廣場附近兩座4層小樓格外顯眼,這是村裏“地標式”賓館。可誰能想到,這兩座樓是一位大娘靠賣雞換來的2.8元起家的。

 

  當年因修崗南水庫,西柏坡村後靠搬上高崗,水源保護區不能發展工業、養殖業。人均不足3分旱地,在土裏刨食的年月,生活艱辛可想而知。像許多鄉親一樣,50多歲的韓花珍日子緊巴巴,“一分錢恨不能掰兩半花。”

 

  改革的春風染綠西柏坡,遊客也多了起來,但最初景區連一杯水也買不到。村裏有人提醒她:現在黨的政策好,可以做買賣!

 

  沒本錢,咋做生意?老區人能吃苦。1990年前後,韓花珍忍痛賣掉一隻公雞換來2.8元,置辦燒水鐵壺、瓷碗。在鄉鄰疑惑的眼光裏,她推著小推車“練攤”,風裏來雨裏去,她成為小山村第一批吃螃蟹的人。

 

  第一天賣了6角錢,第二天沒賣一分,第三天賣了1.2元,韓花珍唱著小曲兒回家了。從一杯水到茶葉蛋等,小茶攤焐熱一家人的生活。有一年,韓花珍買了一台雙卡錄音機,花了500元!這一“唱”再次轟動小山村。起早貪黑苦心經營,她家成了“萬元戶”,這是當年多少農民的夢想!

 

  太行山深處的西柏坡曾長期被貧困“纏繞”,一個茶水攤激活了閉塞的柏坡嶺。許多村民不等不靠,紛紛擺攤設點,粗糙的雙手勤扒苦做,改善生活。

 

  “先富起來”的韓花珍一家,創業步伐越邁越大。1993年前後,女兒閆文翠承包經營西柏坡供銷社,後又開餐館,當時都是村裏最大的“商場”和“飯店”之一。旺季遊客多,一家人經常忙到深夜。

 

  2002年,韓花珍的小外孫閆二鵬建起“農家院”,客房從25間擴到40多間,床具、桌子都是精心訂製,可一次性接待600人用餐。還開設拓展訓練場。眼下,賓館還在擴建升級。2017年5月,大外孫韓立鵬自建的賓館開業,有標間有套房,會議室可容納160人。

 

  搭乘紅色旅遊的快車,西柏坡家家戶戶吃上旅遊飯。全村的“農家院”發展到20戶左右。周邊村民近水樓台“齊”得月,一起發家。

 

  當年,黨中央在土坯房指揮“三大戰役”。如今,西柏坡村全部建成美觀堅固的鋼混房、小樓。去年,西柏坡7戶貧困戶全部脫貧。多半農戶買了小轎車。環村路原本1米寬的土路,近年擴建為5米寬的水泥路。過去石家莊到西柏坡要在山路上盤旋兩個多小時。2011年西柏坡高速開通,車程縮到一小時。

 

  “電波”再度傳喜訊,2018年平山脫貧攻堅戰告捷,甩掉戴了32年的貧困帽!

 

追夢時代 創新轉型蹚出新路

 

  距離西柏坡景區1公裏,有片整齊的新民居——梁家溝新村。同在柏坡嶺,同飲一湖水。昔日封閉的小山村勇於求新,轉型升級,闖出新路子。

 

  行走梁家溝,“新”是最強烈的感受。梁家溝有80多戶村民,過去散居山嶺,生活不便。拆舊村、建新居,2009年村裏請專業機構規劃,統一建房,集中居住,改善基礎設施。

 

  圖紙出來了,錢從哪來?一些農戶習慣守攤子,不想挪窩,又咋整?村主任韓誌平拿出1萬元,和黨員、村幹部湊齊20萬元啟動資金,帶頭蓋新房。為鼓勵建新房,村裏承諾為搬遷戶每人補助5000元。一棟接一棟,一個全新的居民區赫然出現在柏坡嶺下。

 

  拆舊村騰出新空間,幹什麽新營生?2018年老區人開啟二次創業,村裏以騰出的土地入股,引入一家公司建設西柏坡紅旅小鎮,帶動西柏坡周邊農民脫貧致富。

 

  去年底紅旅小鎮建起美食街和旅遊商品街,太行山民居風格,營業麵積1.7萬平方米。梁家溝占40%股份,為保證村民利益,紅旅小鎮每年保底交村裏200萬元,給村民分紅。

 

  新業態,新模式。梁家溝的陳習強過去騎三輪車賣土特產,做生意像“打遊擊”。西柏坡紅旅小鎮建起後,當地引導流動商販進入統一市場,形成聚集效應。憑借多年商業敏感,陳習強搶先在紅旅小鎮承包了固定攤位,“西柏坡的客流在增加,這裏的生意會熱起來!”

 

  眼下紅旅小鎮正試營業,30多個固定銷售攤位已發包10多個,50多家餐飲開業。美食街上熙熙攘攘,歡聲笑語不斷。

 

  從西柏坡到梁家溝,一批村莊依托紅色旅遊等脫貧致富。去年平山縣旅遊收入129億元,同比增長35%;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982元,同比增長10%。

 

  站在高高的柏坡嶺上,耳邊飛來嘹亮的歌聲: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,從今走向繁榮富強……新征程,“電波”緊,“趕考”急,邁步更加鏗鏘有力!

  

 

■記者手記

 

讓曆史燭照未來

 

  走近紅色熱土,追尋曆史印記,感悟群眾心聲,發現老區人民對黨一直懷有特殊、深摯的感情,感懷當年的“趕考者”,感念新時代的領路人。西柏坡群眾銘記光榮傳統,但沒有躺在功勞簿上睡覺。他們在柏坡嶺上苦幹實幹,用熱氣騰騰的新生活,告慰老一輩,奮進新時代。

 

  訪農家,問專家,探訪中共中央舊址,推開小木門,打開一扇窗,一個民族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“紅色密碼”似乎展現在眼前。現實一再警示這條曆史邏輯:從南湖紅船到井岡翠竹,再到延安窯洞,我們黨曆經磨難來到西柏坡,在土坯房中運籌帷幄,決勝千裏之外。迎來曆史性轉折,從勝利不斷走向新勝利。在捷報頻傳時,在西柏坡召開黨的七屆二中全會,提出“兩個務必”,進而吹響“趕考”號角。

 

  越是接連取得勝利,越要保持清醒。站在中共中央舊址,此時此地,讓我們重溫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7月11日再訪西柏坡時的諄諄告誡:“60多年過去了,我們取得了巨大進步,中國人民站起來了,富起來了,但我們麵臨的挑戰和問題依然嚴峻複雜,應該說,黨麵臨的‘趕考’遠未結束。”

相關新聞
·中共中央印發《中國共產黨黨組工作條例》
·雞西礦業公司持續推進機關作風整頓優化營商環境
·鶴崗礦業公司鐵路運輸部技術革新提升運輸質量和效率
·七台河礦業公司新立礦應用“110工法”加強采後備管理見實效
·集團公司與黑龍江科技大學舉行人才培養簽約儀式

關閉窗口

 
版權所有:黑龍江被窝电影网礦業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閩江路237號
黑ICP備12001160號-1